首页 → 生活 → 两性
恐怖网文
日期:2018-03-13 10:34:39    编辑:    来源:
恐怖网文 “新人,你去私密群主吧,去群主那里可以查询和兑换点券和强化,哈哈,另外,欢迎你来到我们这个大家庭,我们的宗旨是;虽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我们可是有机会同
id_2广告位-300*250
id_2广告位-300*250

恐怖网文    “新人,你去私密群主吧,去群主那里可以查询和兑换点券和强化,哈哈,另外,欢迎你来到我们这个大家庭,我们的宗旨是;虽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我们可是有机会同年同月同日死哦。”

    这个人的字体带着一种腥红的滴血效果,再加上他那种嘲讽的语气,总之让赵铸心里觉得不是很舒服,从心理学角度来分析,这个人应该是渡过了最初的畏惧和害怕,已经走上了一种自我毁灭和放纵的极端,有点像是那种参军打过仗的士兵,从最开始的畏畏缩缩一下子变成了天不怕地不怕。

    赵铸又扫了这个人的群名片,名字是‘熊志奇’,并不是管理员。

    这个群有1o个管理员,还有一个群主,他们在群列表的最前列,群主的Id是‘yy’,是用一只看上去挺萌的猫当头像,下面一串管理员的头像也是千奇百怪,有卖萌的,有故作深沉的,也有是风景的,风格也不一样,绝大部分都是QQ会员。

    这一切的一切看上去和普通的一个书友群没什么区别,当然,在经历过《僵尸》恐怖网文任务世界之后,赵铸绝对不会认为这个群真的是什么书友群,这个群里,其实弥漫着一种出一般群所会有的氛围.

    屏幕里不断有人说话聊天,但是他们的语气和说话的方式都带着一种歇斯底里和决绝,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一种疯狂,就像是一群亡命之徒聚在一起,相互之间也早就撕去了人在社会上生活时所戴着的那种伪装。

    赵铸点进了群主yy的头像,通过群会话给yy送了一条消息:

    “你好,群主。”

    “你好,新人。”

    yy的回复快到不可思议,几乎就是赵铸的信息刚刚送出去回复信息就到了,不知为什么,在面对和yy的聊天框时,赵铸有一种紧张到喘息不过来的感觉,他现在是穿着睡衣躺在自家床上,这下子先是将睡衣的领子给拉开,重重地喘了两口气,然后才重新拿起手机屏幕打字:

    “在你这里,可以查询和兑换点券是么?”

    “赵铸

    ——点券:16oo

    ——剧情奖励:无

    ——特殊权限:无

    ——兑换记录:无兑换记录。”

    yy的回复还是那么的快,赵铸舔了舔嘴唇,继续回复道:

    “请问,这些点券,该怎么使用?”

    “每个人在完成任务回归现实世界之后都会得到应有的支线剧情和点券;

    支线剧情一共分有s/a/B/c/d/e八个等级的支线剧情,而每一个高级的支线剧情都可以分解为三个次级的支线剧情,而三个次级的支线剧情则可以合成一个高级的支线剧情,也就是说,如果这次得到的一个d阶支线剧情可以分解为三个e阶支线剧情!

    但是要注意,高级支线剧情分解为次级支线剧情的时候是免费的,可是当三个次级支线剧情合成一个高级支线剧情的时候,需要额外支付1ooo点券手续费!

    群里所有兑换,可分为四大类:血统、秘法、科技、娱乐!

    血统:从基因层面进行进化和更改,使其成为另一个物种的能力。

    秘法:可以进行修炼的一切功法和物品的兑换。

    科技:以科学为基础,延伸出来的众多武器和设备。

    娱乐:时代和低时代科技水平的娱乐品(非生命体)。

    具体………………”

    看着屏幕上一排排一串串的兑换和强化列表,赵铸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流淌度也不禁快了起来,此时,他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陈红在《僵尸》任务世界之中用那种身法和符文对付僵尸的场景,看来那种能力和道具也就是这么兑换得来的了。

    也就在此时,赵铸现自己有了一个好友申请,反正怎么用点券还需要自己去好好思量,赵铸也没打算马上回复yy,所以切换出了聊天框,看了那好友申请是来自一个辽宁的女性,年纪标注是26岁,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陈红了。

    点了同意且添加对方为好友后,赵铸直接信息道:

    “陈红?”

    “没错,是我。”

    “哦,我还欠你5oo点券,该怎么给你?”

    “通过yy,你跟他说就好了。”

    “嗯,好的。”

    赵铸之所以这么爽快地履行约定,将那5oo点券给陈红,并非是他个人品质有多好,在看了yy的兑换和强化列表之后,赵铸对点券的重要程度有了更深的认知,但是陈红是经历了好几个恐怖网文世界的资深者,她的经验和其他方面的帮助,绝对值甚至远过5oo点券。

    重新点入yy的聊天框,赵铸信息道:

    “群主,转我的5oo点券给陈红。”

    送完毕后,赵铸才意识到陈红的QQ名字并不是本名,正当他打算重新将陈红的QQ名字给复制给yy时,却现yy直接回复:

    “转让点券成功,你还剩点券11oo。”

    “额……”赵铸一愣,紧接着陈红又来一条信息:“点券收到了,诚实的好孩子。”

    赵铸给陈红了个笑脸表情,然后询问道:

    “我手头还有11oo点券,给个建议呗,我该去兑换和强化一些什么。”

    “不急,大概过一个月吧,也可能十来天,会等到你下一个恐怖网文世界,群主会提前在群里公告通知恐怖世界名字主题以及a群里的参与者,你手里头只有这一点点券,没有匹配的剧情,是不能强化任何血统的,最低级的血统至少也得是一个g级剧情加1ooo点券,所以你只能兑换一些道具来用,而兑换什么道具,还是得等你下一个恐怖世界主题出来了再决定;

    就像我这次,之前是因为提前在群里看到了通知,知道是《僵尸》恐怖网文世界,所以我就在进入世界前兑换了很多符纸,也兑换了对付僵尸的身法。”

    赵铸心道侥幸,若是自己先前直接将点券兑换掉了,兑换了和下个任务世界不搭的道具,那真的是欲哭无泪了,毕竟自己“家底”也实在是太单薄了一些。

    “好,我明白了,懂了。”

    “嗯,看看吧,我这里还有一些多余的道具,如果你下个恐怖网文世界用得着,我可以借给你。”

    “嗯,谢了。”

    赵铸将手机丢到床上,去卫生间洗漱了一番,又看了看时间,快到11点了,这时候,手机也响了,赵铸一边拿着毛巾擦脸一边走回卧室,拿起手机,来电提示是朱婉琪,算是赵铸的一个远亲,小姑娘卫校毕业后是赵铸找了个关系让她进了市二院当了一个护士。

    “喂。”赵铸接了电话。

    “喂,铸哥,听说你今天请休了,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么?”

    朱婉琪的声音挺甜美,当初朱婉琪的母亲带着朱婉琪来找赵铸时,赵铸也是看着这女孩儿长得确实还不错,才动用了自己的关系帮她安排工作,毕竟,双方虽说算是亲戚,但是基本上没什么血缘关系了,否则朱婉琪一家也不用来找赵铸,直接找赵铸的父母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而赵铸的父母,一个是军医院的院长,少将军衔,母亲则是一家大民办医院的董事。

    “我啊,就是感觉有点累喽,请个假睡个懒觉。”

    赵铸一边打着应付着一边心里了然,看来,真的是自己就算是进入了恐怖网文世界,自己现实社会之中的关系网也都不会认为自己出了什么事情,就算是自己死了,可能也就这么不引人注意地死去了吧。

    “额……铸哥,还是你潇洒,嘿嘿,中午我请你吃饭好不好,我妈叫我好好谢谢你呢。”

    朱婉琪带着一点嗲的声音说道,她其实在赵铸面前挺不自信的,因为赵铸人长得帅,又有能力,家庭条件又好,他根本就不缺女人。

    “伯母再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行,你现在还在上班是吧,我直接去二院接你。”

    “恩呢,铸哥,不见不散哦。”

    “不见不散。”

    挂了电话,赵铸换了件蓝衬衫和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取了车钥匙来到了车库开车出了别墅。

    赵铸的别墅距离市二院距离并不是很远,再加上一路上倒是绿灯通行,运气很不错,也就一刻钟功夫,车子就开到了市二院的停车场,再看看了时间,距离医院下班大概还有个半个小时,赵铸干脆下了车,走进了门诊大楼,朱婉琪是在儿科当助理护士。

    春夏之际,小孩子感冒烧挺多的,走廊过道里都是抱着孩子的家长,赵铸也就站在楼梯口拐角处等着,也不打算往病人堆里凑了。

    也就在此时,一个年纪大概也就二十五六岁的男的抱着一个孩子急匆匆地从下面跑来,挤开其他人,在诊室门口直接喊道:

    “医生,医生,我儿子烧了,快来看看。”

    男的声音挺高,嗓门儿也挺亮,身上带着一点儿彪气儿,旁边被挤开插队的家长都皱起了眉,但是暂时还没人出声说什么。

    一个护士自门诊室里走出来,伸手在孩子额头上摸了下,感觉并不是很严重,便说道:“先去挂号,然后到隔壁量下体温。”

    似乎是里面还有病人要照看,护士说完后就转身进诊室了。

    但是,这番行为在这男的眼中就是完全看不起他的姿态,男的当即嚷嚷道:“妈~逼的,先给我儿子看。”并且同时抬腿,对着转身向里面走的护士后腰就是一脚狠狠地踹了下去,护士出了一声惨叫整个人被踢飞了几米,摔在了诊室的地砖上。

    “你干什么,这里是医院,你怎么能在这里打人!”一个年轻女护士愤怒地冲出来对着打人的男的呵斥道,正是约赵铸过来吃饭的朱婉琪。

    “小~逼~养的东西,就是欠打!”男子左手抱着自己儿子,右手一记耳光重重地抽到了朱婉琪脸上,朱婉琪整个人被抽得撞到了墙上,嘴角被打破了,溢出了鲜血。

    四周的家长们忙带着自己的孩子远离这里,一些个父亲此时也没有一点出头的意思,毕竟看这男的架势也是一个狠主儿,兴许还是社会上混的,没人敢多管闲事找麻烦。

    诊室里几个医生也走了过来,但是似乎是忌惮于男的打人的狠劲儿,只敢距离远远地说着话劝这男的,还有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医生直接做起了和事佬:

    “孩子病要紧,快,先把孩子送过来我看看,别耽搁了。”

    男子这才心满意足地冷哼一声,也不看一旁被自己抽得嘴角流血的朱婉琪,抱着孩子向诊室走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左臂,男子只感觉自己左臂一麻,原本抱在左手上的孩子从自己手臂上掉了下去,落在了地上,孩子当即大哭起来,显然是吃痛得很,不过孩子并不是头先着地而是腿先着地,再加上高度也不高,所以顶多疼一会儿,倒不会有其他事儿。

    赵铸此时就站在门诊室门边,看着身侧的男子,笑了笑,摊了摊手,带着明显很不真诚的歉意道:

    “不好意思,这是个意外,我拿你~妈的贞~操保证。”

id_6广告位-608*250
id_5广告位-6080*250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
id_7广告位-580*90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id_4广告位-300*350
id_3广告位-300*12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