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两性
天龙霸血
日期:2018-03-13 10:36:21    编辑:    来源:
天龙霸血 第二天上午,三辆马车驶出古羊城的城门,朝着千里之外的罗天府开始进发。

虎大,虎二,一个亲随山贼负责驾车,排在最后的第三辆马车用来装载行李和生活用品,到了晚上
id_2广告位-300*250
id_2广告位-300*250

天龙霸血   第二天上午,三辆马车驶出古羊城的城门,朝着千里之外的罗天府开始进发。

    虎大,虎二,一个亲随山贼负责驾车,排在最后的第三辆马车用来装载行李和生活用品,到了晚上也是他们四个大老爷们的临时寝室;

    钱婆婆位于第二辆马车上,一路之上,就改成罗夫人和虎嫂照顾她了。

    跑在最前端的第一辆马车里,罗冲、悍娘和罗魔王待在一起,一出城门就开始喝酒了。

    罗魔王大病初愈,不能多饮,只能抿上几口意思意思;罗冲对于喝酒没多大追求,端着个小酒杯,一次半杯,慢慢地抻着喝。

    再看悍娘,喝起酒来那叫一个疯狂,她盘腿坐着,面前摆着一个三十斤容量的酒坛子,右手拎着一个口大肚深的水舀子,一舀子上来至少一斤酒,三两下也就干光了。

    左手里攥着一根长条物,在她的残暴肆虐下,正在越变越短……

    这是她最喜欢吃的煎饼卷大葱,当然还要再卷进去几片红烧猪头肉,抹足酱汁什么的。

    咔哧,咔哧,小嘴看似不大,比她手脖子都要粗的煎饼卷儿,一口下去短掉一寸多,嘴巴塞满,腮帮子鼓得老高,嚼啊嚼的差不多了,咕咚咚,灌上几口烈酒。

    当初,第一次见识到她的进食状态,罗冲真是受惊不小,如此娇小的一个妹子,吃起东西来,怎会如此凶残……这些天下来嘛,也已经看得习惯了。

    煎饼卷大葱,罗魔王也在吃,以至于狭小的车厢里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怪味。没办法,罗冲也只能卷了一根,吃了起来。

    这种东西,别人在吃,你若不吃,那股味儿真心受不了。必须吃上一点,体内的免疫系统才可以正常启动。

    “教授,早就觉得你小子挺不简单,不过,还真是不知道,你都没有生成气劲,就能击败七锻武士。”

    一脸横肉的罗魔王斜倚车厢,毫无坐相,一看就是流氓头子的那种派头。出事儿的那天,他可是亲眼看到了,罗冲犹如一头黑豹,不知道从哪里噌的一下窜出来,连续几刀把那两个赤血七锻的王府护卫逼退数丈,又把即将倒地的自己扛上肩膀,撒腿就跑。

    昏迷之前,自己还在心里骂他呢‘死小子,颠死我了’,再后来也就晕厥过去,人事不省。至于,罗冲凭靠何种本事,扛着自己这二百多斤,摆脱掉那些王府护卫的追杀,毫发无伤地返回山寨,那就是半点都不知道了。

    罗冲嘴里嚼着一大块猪头肉,含糊不清地说道:“逃跑嘛,我还有点本事,想要正面击败七锻武士,估摸着没那么容易。”

    “行啦,甭跟我来这套!”

    罗魔王摆摆手:“最烦的就是故作谦虚这一套,这叫虚伪,知道吗?”

    罗冲咧嘴笑道:“我这不是谦虚,而是对自己目前的实力心里面确实没谱,根本不清楚到底是几斤几两。不过,这都不重要了,一旦加入罗天圣宗这样的顶级门派,咱这样的,也就是最垫底的那种货色,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这倒也是。”

    罗魔王点点头,瞅着自家闺女,由衷说道:“大夏国的十大门派之一啊这可是,你们两个若能加入进去,这就是天大的福分。”

    “钱婆婆说了,悍娘天赋异禀,资质绝佳,什么样的宗门都会抢着收她。”罗冲说道:“刨除天生神力这一大优势先不提,年仅十六岁就已是赤血七锻了,这样的成绩,天底下应该不多吧。待到加入了罗天圣宗,改修那些高级功法,她的实力还会蹭蹭蹭蹭,坐火箭一样往上蹿。”

    这个世界,也有‘火箭’这种东西,却是那种胳膊粗细,一飞冲天的爆竹。罗冲如此比喻,倒也没什么不妥。

    对于罗冲和罗魔王的这一番对话,悍娘充耳不闻,专心致志地攻克着手中的煎饼和烈酒,好似与它们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一个月没喝酒,真把她憋坏了,就像饿了十几天的某人猛然间看到一桌子美食,眼珠子都是绿的。

    这样的一番形容,罗冲认为一点都没有夸大,眼前这个看起来好像只有十二三岁年纪的柔弱妹子,确实是闻所未闻,生平仅见。若不是她切切实实存在于眼前,简直无法想象世间竟还有如此奇特的一种生物。

    “悍娘……”

    这就使得,罗冲总会忍不住地想要逗弄她一下。

    “嗯?”

    悍娘正在撕咬煎饼卷儿,只是闷闷地应了一声。

    “我很好奇,有件事想要问你。”罗冲笑眯眯问道。

    “说。”

    悍娘脸蛋儿通红,证明她已经有了六七成的醉意。

    罗冲问道:“有没有想过,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

    “有!”

    悍娘挥动手中的煎饼卷儿,如同她的双刃巨斧,一块带着牙印儿沾有酱汁儿的猪头肉都被甩了出来,差点拍到罗冲脸上。

    “想喝醉,就喝醉;想砍谁,就砍谁!”

    奶声奶气的嗓音,斩钉截铁的语气,这就是她的人生愿望,竟是如此简单。

    不过,仔细一琢磨,又好像挺不简单……

    罗冲转头看向罗魔王,不禁问道:“大叔,那天晚上,你到底做了多少缺德事儿,才能创造出这样一枚成果?”

    “操!”

    罗魔王一拍大腿:“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也曾无数次问过自己,但确实不记得了。再说了,这种事情,具体是哪一天,谁他妈说得准。”

    “哈哈哈哈……”

    罗冲放声大笑,笑声中透着明显的猥琐感觉。

    “什么?”

    悍娘却是完全听不懂,瞅了瞅罗魔王,又对罗冲说道:“老疯子干过的缺德事儿太多了,你指的是哪天晚上?兴许,我还记得呢。”

    “哈哈哈哈……”

    她这样一说,罗魔王也跟着大笑起来。

    罗冲刚才意思的,罗魔王两口子做那种最爱做的事儿,一发命中的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何等神迹,才能孕育出悍娘这样的人间极品。

    这么内涵的问题,悍娘年纪太小,当然听不懂。况且,她也不可能记得那天晚上的事情……

    突然!

    罗冲的笑声戛然而止,左手在腰间一掏,一把飞刀就要投射出去;而这时,悍娘手中的铁皮水舀子,率先一步穿透车厢的前门板,破开一个大洞,飙射而出。

    车外,正有一人飞扑而至,手持一根紫铜长棍朝着正在驾车的虎大当头砸落。

    砰!

    铁皮水舀子准确击中紫铜长棍,悍娘扔出来的东西那是何等力道,偷袭之人全身巨震,紫铜长棍险些脱手震飞。

    这一下,也就把他震得半空中失去平衡,罗冲随后投射出来的那把飞刀,瞬即没入他的胸膛。

    此人倒也是一个高手,失控状态下虽不能完全躲开飞刀,上半身却是小幅度拧转,原本应该穿入心脏的飞刀,只是射中了他的左胸与肩膀中间的位置,就连肺叶都没有碰到,对于生机强大的武者来说,只算是皮肉轻伤。

    啪!

    偷袭之人左脚尖在奔驰的马背上用力一点,调整平衡,倒飞了出去。而这时,被惊到全身汗毛直竖的虎大,这才勒紧缰绳,踩死刹车,马车骤停。

    嘭!

    马车前门撞开,手持龙鳞刀的罗冲首先冲了出来,一眼看到,前方官道上站着三个手持兵器的家伙,再加上刚刚落地的那个偷袭者,这一伙不速之客总共四个人。

    罗冲认识其中一人,金威国长乐城的许炼山,被誉为长乐城中最有希望血变成功,晋升为橙血武将的年轻俊杰。

    一年半前,罗家寨的三寨主被他一剑穿胸,险些丧命,幸好被罗冲及时救下,扛回了山寨。也就是说,罗冲曾与这许炼山正面打过一次交道。

    十丈之外,许炼山也是面带微笑地瞅着罗冲,那笑容显得含义颇深,好似在说:早就知道会再次遇到你,但是这一次,你可就跑不掉了。

    “罗莫忘!”

    此时,某个青衣大汉掏出一枚腰牌,冲着这边大声喊道:“莫要以为你逃至大夏国,我长乐城就会对你无可奈何,今日前来拿你,若有顽抗,就地格杀!”

    罗冲看清了,他所展示的腰牌,并不是长乐城的捕快腰牌,而是代表军队之中千夫长级别的将军令牌。很可能,除了许炼山,另外三人也是千夫长级别的将领。

    罗家寨山贼们冲撞到的那一位王爷小妾,虽然是长乐城主的大女儿,但这种事发生在长乐城的管辖地界,长乐城主必须给庆王爷一个交待。

    毫无疑问,他们一定花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才能在千里之外,跑来大夏国追查到罗魔王一伙人的踪迹。

    罗魔王的低沉嗓音从车厢内传了出来:“乌统领,这些年里,你们这几位军爷,吃了我罗家寨不少孝敬,关键时刻,应该私下里放我一马才对,咋还这么不依不饶的。”

    罗魔王本名‘罗莫忘’,这般文绉绉的名字,若与悍娘的‘罗悍天’互换一下,或许还会让人觉得和谐一些。

    刚才喊话的青衣大汉神情一变,面色有些难看,吃孝敬这种事,当着许炼山这个外人的面被揭破出来,他的脸面确实有些挂不住,便是厉声喝道:“罗莫忘,最后警告你,只数三下,你若没有束手就擒,你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不用你数,我来数。”

    罗莫忘的大嗓门暴然喊道:“一,二,三,吃我一斧!”

    唰!

    一把双刃巨斧从车厢内冲飞出来,瞬间跨越十丈距离,朝着青衣大汉迎面劈来。

    罗冲倒是看得清楚,这斧子并不是罗魔王扔出来的,而应说,巨斧末端挂着一个小巧身影,看起来倒像是悍娘被斧子带飞了出来。

    “算你们倒霉。”

    罗冲心中冷笑:“正赶上悍娘喝醉了酒,又喊着杀她老爹,这一下,狂砍几十条街的状态直接被你们激发出来了。”

id_6广告位-608*250
id_5广告位-6080*250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
id_7广告位-580*90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id_4广告位-300*350
id_3广告位-300*12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