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两性
易鼎
日期:2018-03-13 10:37:04    编辑:    来源:
易鼎 书房有一排窗子,此时打开着,外面是荒废的园林。

听完了话,王遵之神色有点疲惫,可眉毛下,眼神依旧明亮,流露出一种喜色,这时,门打开了,刚才迎接的年轻人进来,端来了茶。
id_2广告位-300*250
id_2广告位-300*250

易鼎    书房有一排窗子,此时打开着,外面是荒废的园林。

    听完了话,王遵之神色有点疲惫,可眉毛下,眼神依旧明亮,流露出一种喜色,这时,门打开了,刚才迎接的年轻人进来,端来了茶。

    坐在椅上,捧起茶盅呷了一口,王遵之笑了,说着:“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本镇秘书郎李显。”

    李显啊,心中恍惚,再加上十几年时空隔离,一时间,竟然没有辨认出他。

    前世,这人却是明哲保身,借口父病,早早告退了,后来却加入了李承业的阵营,暗中为他策划,在李承业称王后,官居秘书少监。

    王守田心中思量,却没有迟疑,上前一礼:“见过李大人!”

    “不敢!”李显还礼,笑了笑,退到了一边,却没有出去。

    “对了,依你说法,你在最后杀得陈翔时,亲兵却是失职啊?”王遵之放下茶盅,淡然说着,语气里却透出一丝杀气。

    被这杀气一激,王守田心中一惊,站起,垂手侧立,以表恭敬,回答的说着:“此獠毕竟是十数年的宿将,非同小可,能杀陈翔,是托大帅之福,亲兵之罪,不可不罚,却也有情可谅。”

    王遵之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想了片刻,说着:“你是主官,既然如此说,就如此处置吧……这次你办的不错,因你这次战斗,整个战局都发生了一些变化,敌方川中都,已经基本上废了,退回去了。”

    “这个县城只留下了一些劳役的流民,大概有两千人左右,以及一批粮草,王守田,你这次算是立了大功,我赏罚分明,有过者罚,有功者赏,你想回府城去担任官职,还是担任这个废县的典农都尉?”

    如果说作战顺利,是勇猛和用兵,这次考究的就是王守田的政治智慧了。

    王守田给他目光扫过,恭敬回答的说着:“下官只愿能办好大帅吩咐的事,以报知遇之恩,此外别无奢求。”

    虽然王遵之没有仔细说,但是这情况很明显,回府城的话,会安排一个高点的职位,不过,却很大可能是虚职。

    这并非是王遵之本意,而是现在镇里蛋糕就这样大,早已经被瓜分,就算是王遵之,也不可能立刻弄出一个肥缺来。

    而选择留在这个废弃县城担任典农都尉,官职虽然低了一点,但有实权,可以自己积蓄着实力,以应对未来的挑战。

    想到这里,王守田顿了一顿,又说着:“不过我才学疏浅,不堪重用,愿在此为大帅牧民。”

    王遵之顿了一顿,看向王守田:“这里事多,人杂,这个职位,可并不轻松,而且这个地区百废待兴,又时常有敌军骚扰,你真的想留在这里?”

    “愿为大帅驱使!”王守田斩金截铁的回答的说着。

    得到王守田如此鲜明的回答后,王遵之显出大帅的霸气,仰天发出一阵长笑,说着:“好!本镇最欢喜有担当的年轻人,只有勇于任事,才能有前途。”

    “你杀了陈翔,功可连升三级,我就提拔你为正八品果毅校尉,掌二营之兵,兵员和人手自行招募任免。”

    “这是军职,你要管理这里的两千流民,没有名分不行,我再任命你为从八品典农都尉,以屯田之,可任命以下小吏!”

    “谢大帅!”王守田跪拜了下来,磕头谢恩,就在册封的一瞬间,顶上云气顿时起了变化,丝丝白气形成了云气,隐隐有着一印之相,只是里面还是很空虚,只填满了三分之一左右。

    “李显何在?”

    李显应声而出,已经举着一张公文,念着:“陪戎副尉王守田,杀敌有功,特封为正八品果毅校尉,掌二营之兵,兵员和人手自行招募任免,兼典农都尉,以屯田之,可任命以下小吏!”

    这就是正式公文了。

    当天,节度使大人就当天回去,而留下了李显担任特使,宣读文件。

    到了营地,没有多少时间,几乎所有人,都迎接了过来,纷纷跪拜在地。

    李显这时面无表情,宣读了大帅的任命,并且交割了印信和官服,下面等人,都纷纷相贺。

    王守田,就先到里面换了官服。

    片刻后,只见一个少年出来,身着正八品武将官服,上绣豹子,腰间佩着一块精美的铜牌,神态沉稳。

    “李大人!”

    “王大人!”

    李显和王守田,相互见礼。

    李显就是心中一惊,暗暗为王守田仪态所动,心想:“之前说此子久居乡下,本以为多半粗鄙,不想竟也有几分仪态。”

    到了大厅,分了主宾坐了,诸人见礼。

    何五郎急行几步,脸上露出紧张又期待的神色,磕头说着:“恭喜王大人。”

    后面张毅还有贺仲,也跟着磕头,这就是现在小小的班底了。

    “贺仲,你可知罪?”等磕头完毕,王守田突然之间沉声说着。

    贺仲心中一惊,磕头回答说着:“小人身为亲兵伍长,惟有以死报效大人,却有负责职思,还请大人治罪。”

    这话说的有条理,真看不出他只是乡民出身。

    “既然知罪,那就应罚,来人啊,拉下去,打二十军棍!”王守田喝着。

    “是!”两个早已经准备好的黑衣卫,立刻将他拉下去,脱了衣服就打了上去,只听“砰砰”之声不绝,整个大厅都鸦雀无声。

    李显暗中点头,就算要保下贺仲,却也不能随意放过,助长其轻慢之心。

    等二十军棍打完,贺仲屁股已经血肉模糊,勉强支持着进来磕头,王守田又说着:“有过者罚,有功者赏,你之前在大败时,背我出阵,有功,我升你为火长,赏金十两,你可服气?”

    贺仲磕头说着:“小人服气!”

    王守田又说了几句,然后让他退下,又看向何五郎和张毅。

    何五郎和张毅一时有些紧张,恭谨的等候着。

    “何五郎何在?”

    “小人在!”刚才一顿军棍,使他不由正色回答着,已经少了几分随意。

    王守田温和的说着:“何五郎,你率山民出战,又射杀敌将,功实可嘉!本官也不违诺,连拔你四级,任命你为队正,赏银百两,今后你仍需尽心戮力,不负委任才是!”

    何五郎大声答应,他跪下谢恩,心下欢喜非常。

    “张毅何在?”

    “标下在!”张毅跪着行军礼,等候着命令。

    “张毅,你率火兵出战,杀敌三十余级,功实可嘉,之前又是代理副队正,本官连拔你二级,任命你为队正,赏银五十两,今后你仍需尽心戮力,不负委任才是!”

    “是,以后必戮力死战,报效大人!”

    当下,就有队正的官服发下,队正是从九品,已经是入品之官,因此官袍、腰牌、铜印都有,当下欢喜无限。

    特别是何五郎,直接拿过官服铜印腰牌,翻来覆去的看个不停,裂开嘴大笑。

    王守田却也不以为怪,先是凝神看了上去,只见二人顶上云气,果然又发生了变化,特别是何五郎,受了队正之职,本来的灰气就凝聚成一团,并且颜色上,还有些变化,灰色竟然有点向白色过度。

    看了片刻,和李显相视而笑,又笑的说着:“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李大人,是不是该开席设宴了?”

    又对着二人笑的说着:“你们赏赐己毕,你们下去换上官服,等会一起参与宴会。”

    “诺!”二人大声应着,下去了。

    实际上,王守田还有个人在心里,就是那个在关键时呼喊的伍长,只是此人身受数刀,现在伤重治疗,待得伤愈,自然提拔,先当个火长吧!

    不过此时,这可谓个个升官发财,根基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稍后的宴会不提,王守田以伤口的缘故,稍加示意,没有喝酒,而李显也只是应付一下,就告辞了。

    回到房间后,躺在床上,王守田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今天的事情,的确有些出乎他的意外。

    “可惜,不长命。”回想到白天时,为节度使观气的结果,王守田再次叹了一口气。

    白天,见到节度使身有红气,红气凝聚成团,又有丝丝黄气生出,这是气数。

    不过,虽然不懂观寿,但是这次自己出兵,解决了此事,免得了节度使操劳,又大胜喜悦,想必对身体有益。

    前世历史上,王遵之由于抱病出战,战后吐血,不过一年多,就死去,让自己匆忙上位,现在如果保养的好,想必可以延长一些寿命。

    “希望他能长寿一些吧!”王守田默默的想着,对于王守田来说,根基实际在太浅了,只有获得时间才能弥补这点。

    只要再给他二三年时间,积蓄实力,提拔私人,招揽英雄,就可羽翼丰满,到时候再坐上这个位置,就稳固多了。

    至于提拔和招揽,虽然前世只当了三年就被囚禁,但是还是知道一些脱颖而出的人才,这些人才,有许多还在草莽中,大可图谋之。

    还是这句话,时间!

    不仅仅是坐稳节度使,更在于迅速统一蜀地,然后争夺荆州,这样才能在胡人大举入侵前,掌握可以反扑的实力!

    如此汹涌的天下大势,就算有前知和异能,也是荆棘遍地。

id_6广告位-608*250
id_5广告位-6080*250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
id_7广告位-580*90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id_4广告位-300*350
id_3广告位-300*12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