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两性
闲妻
日期:2018-04-11 09:48:00    编辑:    来源:
闲妻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眼看萧羿跟崔海周围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夏朱颜捕捉不到好的镜头,干脆脱掉高跟鞋,挤进人群。


我站在人群之外,只能看到凌
id_2广告位-300*250
id_2广告位-300*250

闲妻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眼看萧羿跟崔海周围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夏朱颜捕捉不到好的镜头,干脆脱掉高跟鞋,挤进人群。


    我站在人群之外,只能看到凌空飞起的酒瓶子。

    崔海在尖叫,在痛哭,萧羿则在愤怒的咆哮。

    他的拳头是很厉害,可那个占崔海便宜的壮男也是有真材实料的,要不是在健身房泡的时间长,也不会长出一身结实的肌肉了。

    透过人群的缝隙看过去,萧羿身上多处挂彩,还流了鼻血。

    我冷冷一笑,“活该!”

    都是他自作自受,崔海是个喜欢惹事的,萧羿既然喜欢他,麻烦肯定就不会少。

    连续拍了几张,夏朱颜从人群之中钻出来,“好了,接下来就等他们有什么亲密行为了,最好是接个吻什么的,才能够当成最为直接的证据。”

    她捧着相机,像是捧着什么贵重的宝物。

    我选了个卡座,抱着手臂静观事态发展。

    这里是leysin的酒吧,打架斗殴会影响他的生意,leysin也不客气,直接招手叫来了身强体健的保安。

    壮男被请出去,人群也散了。

    萧羿狼狈地倒在地上,崔海哭嚷着要打电话叫救护车。

    “叫什么叫,都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我说崔海,你能不能老实点,别因为你们那点破事,就老来我这里惹麻烦!”听语气就知道,leysin并不喜欢崔海。

    崔海哭哭啼啼,将萧羿从地上扶起来,“老公,我错了,你疼不疼?”

    听他称呼萧羿老公,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夏朱颜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刚才应该录音的,设备忘带了,悔啊!”

    萧羿呻吟一声,艰难地靠在崔海身上,“知道错了就好,以后不要再给我惹这种麻烦了。”

    他对崔海说话的语气很温柔,看向他的眼神也饱含深情。

    恨意在我心底发酵。

    这个无耻的男人,欺骗我的感情,拿我们的婚姻当作掩护,他该死!

    拳头忽然一松,我很吃惊,以温顺著称的我,竟然也会产生这么可怕的想法。

    崔海扶萧羿坐下,拿纸巾给他擦身上的血迹。“萧羿,以后我们好好的,我绝对不会再这样了。”

    他将头倚在萧羿肩头,语气软软的,明显就是在撒娇。

    萧羿捧住他的头,温情注视了好一会儿。

    我身边的夏朱颜,又悄悄拍了几张照片,神情很是兴奋,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等他们两个人亲在一起了。

    终于,她期盼的一幕发生了。

    夏朱颜兴奋地低呼了一声,忙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

    恨意在心底喷涌,我坐不住,站起身来。

    萧羿一手压着崔海后脑,两人在昏暗的灯光下忘情地亲吻着。

    我一阵恶心,上前一步,碰在一个人身上,那人手上端的酒杯一歪,被洒了一身。

    “呦呵,这位小姐,你长没长眼睛啊!”

    这人一身痞气,纹了个大花臂,看起来还挺吓人的。

    夏朱颜急了,来拉我的手臂,在我耳边小声低语:“坏了,萧羿跟崔海看过来了。”

    大花臂将我挡住,加之灯光昏暗,萧羿眯着眼睛往这边瞧,却没有将我看清楚。

    “对不起。”确实是我不小心洒了对方一身酒,我道歉。

    “道歉可不行,爷我这身衣服贵着呢,不赔爷三千块钱,你就别想走!”

    “贵什么贵,看这布料,充其量就是个地摊货!”一涉及到钱的问题,夏朱颜就跟着红了眼睛,“还要三千块钱,你这是摆明了要抢钱啊!”

    大花臂面上挂不住了,抡起拳头就要揍人。

    好在leysin及时赶到,说了一箩筐的好话,对方才作罢。

    喧闹过后,当我被夏朱颜拉扯,要往酒吧外面走的时候,面前忽然拦了两个人。

    预感到不好,抬头,对上萧羿诧异的目光,“秋雪,你怎么在这儿?”

    崔海打量我的目光很不友好,犹如一把尖利的刀子。

    夏朱颜眼看藏不住了,用提包挡住脸,转身就要走。

    萧羿反应快,一把将她拉住,“夏朱颜,是你!”

    他似乎意识到是什么情况,就要去抢夏朱颜手上的相机,“你刚刚都拍了些什么,让我看看!”

    “我凭什么让你看,你快松手!”

    “夏朱颜,我跟你无冤无仇,当初提分手的可是你,你至于这样报复我吗?”

    “谁报复你了,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值得我报复吗?”夏朱颜被拽得拖行在地上,刚做好的精致指甲都被弄断了。“秋雪,你看什么看,快帮帮我啊!”

    我瞪着萧羿,给了他一个耳光。

    无处宣泄的怒火,终于在这一刻爆发。

    “萧羿,你不是人!”

    想起他做过的龌龊行径,我就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我疯狂地扑上前去,将目瞪口呆的萧羿扑倒在地,我向他那张脸抓去,用了平生最大的力气,很快就出现数道血印。

    周围的人都被惊呆了。

    眼看我劈头盖脸地,给了身下的萧羿不知道多少个巴掌,回过味儿来的崔海“哇”一声大哭大叫。

    “你个贱人,你快下来,不要打我老公!”

    “崔海,你要不要脸,你不觉得恶心吗?萧羿跟秋雪是领了结婚证的,你算什么,小三儿!”

    崔海在扑上来之前,就被夏朱颜拦下了。

    他使劲挥打双臂,幸好leysin在旁边帮忙,夏朱颜才能够应付。

    “萧羿,你说你对不对得起我,我从我们那里嫁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你又对我做了些什么,出轨就算了,出轨的对象还是个男人!不喜欢女人你早跟我说啊。利用我,拿我当掩护,让我给你们萧家生儿子,你们一家都是混蛋!”

    我喊到喉咙嘶哑,结婚以来受的委屈,都夹杂在这一拳一掌中。

    我压着萧羿腰腹,他拿双臂阻挡,“秋雪,你听我说,我也是被逼的。”

    “就算有人拿枪指着你,你都不该祸害我!我的人生都毁了!”

    被夏朱颜跟leysin合力拉住的崔海看到萧羿受伤,额上沁出血珠儿,当即尖吼一声,扑上来将我从萧羿身上拽下来。

    我被他推倒,他拿脚踹向我的腹部,我肚子密密的疼,冷汗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崔海,你再这样我报警了,将你的丑事都揭出来!”

    Leysin到底是男人,将崔海抓住,往一边推。

    崔海一边蹬腿一边骂我,骂人的话污秽不堪。

    想到他趾高气扬唆使萧羿离开我的场面,我气急了,站起来就去抓他的头发,将他往最近的卡座上甩!

    “啊,疼!”崔海大叫,声音尖锐刺耳。

    原本被动挨打的萧羿,听到崔海的声音,忽然弹起来,抓住我的肩膀,将我往后面拉,我重心不稳,好在扶住一旁的桌子,才没摔倒。

    “崔海,你该死!你们两个都该死!”我两只手臂在后面胡乱的抓,可萧羿有身高优势,我根本碰不到他。

    夏朱颜趁乱,故意把崔海往我这边推,任我发泄,我抡圆了拳头,第一次知道自己也会跟人打架。

    崔海的脸当即就肿了。

    “我让你踢我!”我穿着夏朱颜的高跟鞋,照着崔海的小腹踹过去。

    崔海惨叫一声倒在地上,脸都白了。

    萧羿见状,立刻抓住我的头发,将我按倒在地,后脑着地,可以想象究竟有多疼。

    当即我就眩晕到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就算是这样,萧羿都不肯罢休,程亮的皮鞋照着我的胸口踩过来。

    看到他眼底奔涌的怒火,绝望将我吞吃入腹。

    “萧羿,你疯了,秋雪是你老婆!”夏朱颜隔得太远,没办法立即跑过来帮我。

    我闭上眼睛,掉下绝望悲苦的泪水。

    “萧羿,住手!”叶念深的声音忽然传过来。

    我诧异地睁开眼睛,看到叶念深抱着萧羿的腰,将他往后面狠劲拖。

    他怎么会在这儿?

    夏朱颜也吃惊地看着叶念深,leysin用胳膊肘捅了她一下,她才赶忙将我从地上扶起来。

    我疼得一直冒冷汗,后脑麻得没了知觉。

    叶念深直接将萧羿往门口的方向拖,萧羿骂骂咧咧地喊:“叶念深,这里没你什么事情,快放开我!”

    “萧羿,你冷静一下!”

    崔海狼狈地爬起来,帮着萧羿从叶念深那里脱身。

    我被扶着坐在沙发椅上,萧羿跟崔海走过来,恶狠狠地瞪着我看。

    “刚才你们都拍到什么了?”

    “萧羿,你做得什么事情你心里清楚!”

    我已经彻底跟萧羿撕破了脸皮,如果不是有叶念深突然出现帮忙拦着,他非将我的肋骨踩断了不可!

    “把照片交出来!”

    “不给!你做梦!”

    崔海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还想要上前抓扯我,叶念深反应及时,横插在我们中间。

    崔海恼了,整张脸涨得通红,“叶念深,你以为你谁啊,快让开!”

    他既然知道叶念深的话,两个人应该很早就认识了。

    那么,萧羿跟崔海的关系,他或许早就知情。

    巨大的委屈无助感,让我的呼吸被鲠住,每次喘息,都冲撞的肋骨疼。

    叶念深看向我,满眼心疼。

    我心思混乱,想不清楚,他的所作所为究竟出于什么原因。

    “今天要是不把照片交出来的话,你别想从这里离开!”

id_6广告位-608*250
id_5广告位-6080*250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
id_7广告位-580*90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id_4广告位-300*350
id_3广告位-300*12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