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两性
农家俏厨娘
日期:2018-04-11 09:53:28    编辑:    来源:
农家俏厨娘 “娘,你别乱拽我裤子,”刘二蛋知道她娘的脾气,所以两只手把裤带攥紧了。
这一举动,引来围观众人的一片哄笑。

木香大声道:“你儿子屁股是我踹
id_2广告位-300*250
id_2广告位-300*250

农家俏厨娘   “娘,你别乱拽我裤子,”刘二蛋知道她娘的脾气,所以两只手把裤带攥紧了。
这一举动,引来围观众人的一片哄笑。

    木香大声道:“你儿子屁股是我踹的,他欺负我弟弟,这一脚,他就该受着!”

    刘氏猛的放下刘二蛋,一张满是雀斑的黄脸,扭曲的对着木香,“你说啥?我儿子欺负你弟弟?那又咋了,你弟弟就是个傻子,欺负他又咋了?”

    啪!

    刘氏的话未落音,一个响亮的巴掌,便如期而至的扇在她脸上。

    木香目光冰冷,前世,她的手用来拿枪,在这一双手上,不知死过多少人。这一切,这一双手,打起人来,也是毫不含糊。冷酷而果绝,“你再敢说我弟弟傻,我便打掉你的牙!”

    刘氏捂着脸,傻了眼,这可能是她头一次被人打,还是被个小女娃打,这口气,她绝咽不下去,“死丫头,你连老娘都敢打,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刘氏挥舞着爪子,朝木香扑了过去。

    这下,围观的人都不能站着不理事了,几个婆娘冲过去想拉住刘氏,也有的,像王喜,就想着把木香姐弟三个拉开。

    而木香只担心彩云跟木朗,为了避免他俩被碰着,踩着,乘着人群混乱时,她把弟妹都推到人群外边。这边刚推出来去,刘氏就扑了过来,她是农家妇女,力气大,人又泼辣,根本拉不住。

    木香等她离的近了,身子一侧,脚一伸。

    刘氏扑过来的姿势,一下收不住,直接扑在地上,摔了一嘴的泥巴。

    木香弯腰看着她,微微笑道:“站在这儿给你打,都打不到,真是没用,你眼神不好吗?”

    刘氏本来就够气的了,现在又摔了个大马趴,还被木香这一顿的嘲笑,那股子泼辣劲一上来,要是刘麻子在这儿,只怕也得有多远,闪多远——疯狗咬人,你说吓不吓人。

    “我,我跟你拼了!”刘氏嘶叫一,从地上爬起来,抵着头,就往木香身上冲。

    木香还是灵巧的闪到一边,眼睁睁看着刘氏刹不住脚,一头撞地路边的树干上。她这一闪身的动作,说起来,也就是反应比刘氏快了些,若是搁在前世,她可以一动之下,闪出几米之外。现在只能使个步法,技术含量,一点都不高。但是对付刘氏,绰绰有余了。

    刘二蛋看傻眼了,倒不是看他娘被打而傻眼,是看木香轻盈的动作,敏捷的身手。山里长大的野小子,头一次生出一股敬佩之心,对方还是刚刚被他骂的人,而且只比他大两岁。

    这回动静又闹大了,老村长又被惊动,杵着拐棍,着急忙慌的赶来了,“咋又打架了,还不快住手,看看,这像什么样子!”

    有了老村长发话,又上去几个婆娘,才把像疯狗似的刘氏给按住。而木香,始终悠闲的站在一边,好像跟旁人一样,都是看戏的。

    木香一脸无辜的耸耸肩,“我可没要跟她打架,是她自己扑上来,我不过是躲开了而已,难不成被人打还要站着不动吗?”

    康伯看向木香的眼神带着责备跟审视,这丫头脾气涨了,连村里属一属二的母老虎都敢招惹。木香也不怕他,迎上他的目光,还是一脸的坦荡荡。

    刘氏被按住之后,又见着村长在,很快镇定下来,理了理衣裳,恶毒的看向木香,“臭丫头,你少跟老娘装好人,要不是你欺负我家二蛋有先,老娘能跟你动手吗?我家二蛋屁股都叫你踢坏了,正好村长也在,你今儿要是不赔个十两八两的银子,我可跟你没完!”

    众人一片唏嘘,十两八两?亏她讲的出,那得多少钱啊!就是把木香他们三个打死了,他们也拿不出来啊?这不是把人家往死路上逼吗?

    有些人看不下去,都指责刘氏太过份了。

    金菊跟她娘下地去了,刚回村子,就瞧见刘氏站在木香跟前骂骂咧咧。金菊扔下东西,就想冲上去,可又被她娘拉住了。

    孙氏急着把她推回家,“他们吵架,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快回屋去,一个没出阁的女娃,别跟着瞎起哄,不然婆家要说你好闲事!”

    金菊急了,“娘,木香被刘氏欺负呢,我咋能不管,你快让我过去!”

    孙氏寸步不让,硬是把她推进大门,“不许去,她没娘没爹的,又这般泼辣,又喜欢抛头露面,以后肯定嫁不出去,你咋能跟她学!”

    金菊的抗议都被关在门后头了,孙氏是个古板的妇人,她只懂得女人家,得守着三从四德,恪守妇道,不然嫁不到好婆家。

    这边,刘氏得意洋洋,她也料想木香拿不出十两八两的,没关系,她可以欠着,以后得了好东西,只管往刘家送也就是了,一年还不完,五年十年的,总归能还得了。

    木香冷笑——她一文钱都不会赔,即使她现在能拿的出,也绝不对给她。

    康伯剜了一眼刘氏,真是个搅屎棍,这哪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分明是死皮赖脸的不讲理,“你少说几句,就算木香有错,可你也不该狮子大开口,再说,你家二蛋的屁股没少被他爹揍,不也好好的吗?木香才多大,能有多大的劲,你好歹也是个长辈,这样跟个小辈打架吵嘴,也不嫌丢人!”

    刘氏梗着脖子,辩解道:“自己亲爹打的,跟外人打的那能一样吗?我是长辈又咋了,您也瞧见了,木香她有把我当长辈的敬着吗?总之,不赔钱,这事就没完,没完!”最后两个字,还强调着说的。

    木香忽然插话,道:“是啊,这事还真不能就这样完了,但不是我赔你银子,你还不配让我赔钱,更不配做个长辈,哦对了,提醒你一句,我老娘很早就入土了,以后别一口一个老娘,容易叫人误会,我要是有你这样的一个娘,还不如当个没娘的,省心,还省麻烦!”

    木香说话的时候,始终带着笑,跟刘氏凶神恶煞的模样,形成鲜明对比。这就叫人气我不气,气死你!

    这话一说完,康伯的脸黑下来,围观的人,忍俊不禁的偷笑——是啊!谁叫刘氏骂人的时候,自称老娘老娘,木香的娘可不就是死了吗?虽说不是一个意思,可叫法是一样的啊!
 

id_6广告位-608*250
id_5广告位-6080*250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
id_7广告位-580*90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id_4广告位-300*350
id_3广告位-300*12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