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两性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日期:2018-04-11 09:55:13    编辑:    来源: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从看到姬瑾荣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这家伙是老天派来和自己作对的。

这不,才刚到没一天,就来找他麻烦了。这家伙难道不是在厨房里帮工吗!居然还跑出去什
id_2广告位-300*250
id_2广告位-300*250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从看到姬瑾荣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这家伙是老天派来和自己作对的。

    这不,才刚到没一天,就来找他麻烦了。这家伙难道不是在厨房里帮工吗!居然还跑出去什么药铺帮忙!光凭小半天的“帮忙”能知道什么?不就是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想引起阿瑟斯的注意吗!

    莫尔到底还小,情绪都写在脸上。

    姬瑾荣一看就知道事情要糟。他只能说道:“因为今天伤者特别多,所以才会把那几种药材都用完吧,很快就能补上的。”

    莫尔瞪了他一眼,说:“我会去查清楚!”

    他是阿瑟斯的表弟,也是戴维医生的弟子。生气归生气,他也不会对出现的问题坐视不管。他的年纪太小,底下很多人都不拿他当一回事,所以有时候真有可能发现不了问题。

    听见莫尔这么说,姬瑾荣不由刮目相看。

    难怪阿瑟斯不避嫌地让莫尔来管这件事,这莫尔在正事上是拎的清的。姬瑾荣说:“其实我还几个小想法。”

    莫尔:“……”

    好想打人。

    姬瑾荣和莫尔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主要是姬瑾荣把自己的“小想法”告诉莫尔。所谓的小想法,当然不是姬瑾荣独创的,是以前魏霆钧所说的——

    那会儿太医署对他莫名崇拜,他索性和魏霆钧讨论了一夜,看看几个世界都由什么能拎出来用的医学知识,一股脑儿扔给太医院去研究。

    姬瑾荣是亲耳听过的,对魏霆钧提及过的几样东西印象很深。

    一个是空气中生活着许许多多的病菌,若是身体受伤、病菌进入人体,人就会感染并得病——到那时候能不能痊愈就难说了!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别让那些东西钻进自己身体里。

    这是做“手术”时的第一个关键环节:无菌!

    第二个是麻醉和消毒。

    据说当时太医署花了很久才研究出最适合的麻醉散。

    姬瑾荣还不了解这边的一切,所以不知道有没有类似的东西(他觉得也许可以去黑市找那些卖迷魂散的家伙)。消毒的话,可以先用酒精顶着,这个他倒是知道怎么搞。

    还有一些别的东西,但姬瑾荣觉得一时半会弄不出来,所以没有多提。

    而光是这几点,已经让莫尔瞪圆了眼、坐直了身体。他完全忘了阿瑟斯的存在,全神贯注地听姬瑾荣说话。等姬瑾荣讲完了,他还久久不能回神。

    一旁的阿瑟斯眉头越皱越紧。

    见姬瑾荣好像没话说了,他开口道:“我饿了。”

    姬瑾荣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

    他说:“我先去厨房。”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莫尔如梦初醒。

    姬瑾荣在医学上的见解让他耳目一新。本来他很瞧不起姬瑾荣这种软弱无能的贵族,可在听完姬瑾荣说的一切之后,他感觉姬瑾荣像广阔又美丽的海洋,说出的每一样东西都令他着迷!

    莫尔有预感,这些东西有可能会改变整个时代!

    至少会改变整个时代的医疗水平。

    莫尔陷入了艰难地挣扎之中。

    阿瑟斯的厌食症连他老师都束手无策,难得出现这么个“厨子”,能让阿瑟斯说出“我饿了”这种话,他当然是高兴的。可是在发现姬瑾荣在医学上的天赋时,他又觉得不能让姬瑾荣把时间都耗在厨房里——那真的太浪费了。

    莫尔向阿瑟斯提出请求:“阿瑟斯,回头我带这家——我带他去见见老师好吗?”

    阿瑟斯心中警铃大作。

    阿瑟斯不得不承认,那少年确实有神奇的魔力,连原本对他怀有敌意的莫尔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他大为改观。

    刚才莫尔入迷的样子阿瑟斯都看在眼里。

    说实话,阿瑟斯心里有种自己都说不清楚的不悦。但是姬瑾荣的话他也听见了,他能判断出姬瑾荣那些举措的可行性以及它们的重大意义。

    别看那些东西听起来那么简单,如果真的有用,那就是无数的人命啊!

    作为自由军的首领,阿瑟斯最痛心的就是看着一个个士兵死在“黎明”到来之前。而同样让他痛心的是,有很多人没有死在敌人刀下,却死在手术后的感染上——按照姬瑾荣的说法,那就是没有做好消毒和无菌措施,才会导致那样可悲的结果!

    还有更多的人,因为手术技术和手术条件不好而失去了一条手臂或者一条腿。

    那意味着他们将会变成毫无用处的废人!

    哪怕只能改变其中一个悲剧,都是非常好的好事儿。

    阿瑟斯压下心底的不乐意,点头说:“没问题,但是你得自己去问他愿不愿意。”

    莫尔高兴地说:“好!”

    阿瑟斯有些憋闷。

    晚饭很快送了过来。

    以前底下的人都争相来送饭,送完还一直用景仰般的目光盯着阿瑟斯看,今天却不太一样。阿瑟斯刚开始吃,那几个送饭过来的人就退了出去。

    阿瑟斯耳力好,清晰地听到他们兴奋的交谈:“噢,快点!中午还剩下一些饭没吃完,阿瑾说要给我们做炒饭。”“对啊,快点回去吧,要不然那些可恶的家伙就把炒饭都抢光了!”“没错,我们得再走快一些!”

    他们确实越走越快,因为阿瑟斯很快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声了。

    阿瑟斯看着桌上香味扑鼻的饭菜,不知怎地总觉得索然无味,脑海里反倒装满了那两个工人所说的“炒饭”!他总觉得那应该是属于他的——现在却被那些无关的人抢光了!

    阿瑟斯面色发沉。

    他闷不吭声地把桌上的饭菜解决掉,亲自把东西都收拾好,拿起来走往厨房那边。

    还没走进门,阿瑟斯已经听见里面的欢声笑语。

    姬瑾荣并不怎么说话,可是每个人话里都带着“阿瑾”这个名字,不是夸姬瑾荣做的炒饭好吃,就是在向姬瑾荣讨教某道菜的做法。姬瑾荣一点贵族的架子都没有,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告诉其他人,压根不害怕自己的看家本领被人学了去。

    真是天真又愚蠢。

    阿瑟斯拿着托盘走了进去。

    厨房里的气氛仿佛一下子冷了下来。

    姬瑾荣最先回神。见其他人好像都被吓到了,姬瑾荣只能站出来扛住阿瑟斯的冷冻目光:“阿瑟斯大人!”瞄到阿瑟斯手中的托盘,姬瑾荣上前把它拿到洗碗池放着,“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阿瑟斯说:“吃完了也没什么事,当是饭后散散步。”

    察觉阿瑟斯的目光落在他们的“饭桌”上,姬瑾荣向阿瑟斯解释:“我们喜欢围在一起吃饭,热闹。”

    阿瑟斯的视线回到姬瑾荣脸上。

    在姬瑾荣到来之前,似乎没有这样的“热闹”。这少年有着天然的感染力和亲和力,能让身边的人都受他影响!不得不说,这种天赋令他感到羡慕。即使是他最忠诚的下属、即使是他唯一的亲人,也总是和他保持着距离——

    或者问题是出在他身上,是他不懂得如何和人拉近距离。

    可在见到姬瑾荣前,阿瑟斯从来不会为这种事感到苦恼——感到痛苦和煎熬。毕竟他从来不想亲近谁,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虚无的“快乐”与“感情”上面。

    嗅见厨房里的炒饭香味,阿瑟斯硬梆梆地说:“我好像还没吃饱。”

    姬瑾荣知道阿瑟斯这几个月患了厌食症,因此中午和晚上做的饭菜都是比较清淡的,量也比较少。他瞄了眼阿瑟斯健壮的体魄,当即热情地邀请:“如果阿瑟斯大人不嫌弃的话,不如坐下来和我们一块吃点炒饭。”

    阿瑟斯没有拒绝,坐到其他人腾出的位子上。

    姬瑾荣见阿瑟斯的坐姿有些僵硬,心里觉得有趣。看来这位阿瑟斯大人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冷若冰霜,这人其实还是想和其他人拉近距离的。

    姬瑾荣将一盘金灿灿的炒饭端到阿瑟斯面前。

    他介绍道:“这是迪伦那小家伙出去摸回来的蛋,我也不晓得是什么东西生的,但味道很不错。我见中午剩下不少没吃完的米饭,就想着炒一炒当晚饭。除了加了蛋之外,还有一些做晚饭剩下的食材,为了不浪费我把它们都放进去了,所以这算是大杂烩——我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大人你不吃的东西,如果大人不喜欢的话就告诉我。”

    阿瑟斯绷着脸点头。

    香气充斥鼻端。

    世界上真的会有人不喜欢这么香的东西吗?

    每一粒米饭似乎都裹上了一层金色的蛋液,经过热油一炒,瞧上去竟有几分晶莹透亮,仿佛一粒粒美丽的宝石。除此之外,米饭里还裹着各种各样的食材,它们散落在整盘金色炒饭里,几乎每一口都有可能给你惊喜的口感和口味。

    谁会不喜欢这样的美味?

    阿瑟斯见其他人都等着自己开动,开口说:“都吃吧。”说完他自己先行动起来,勺起一勺金黄色的炒饭往嘴里送。饭一入口,他立刻被征服了,恨不得把每一个味蕾都完全打开,让那美好的滋味在自己嘴巴里多停留一会儿。

    连阿瑟斯都这样,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没有人顾得上拘束,没有人顾得上说话,每个人都狼吞虎咽地把自己那一份炒饭吃光——眼睛还一直盯着剩下的那一点儿,恨不得立刻把自己的吃完,把剩下的都抢到自己碗里来!

    姬瑾荣心情很愉快。

    对于热爱美食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和朋友们一块享受美味更令人开心的事了。即使现在他们还不算真正的朋友,但那一点都不要紧——再一起多吃几顿就好!

    卡洛琳食量比男孩子还大,吃相看上去还算斯文,实际上却是速度最快的。她迅速把最后的炒饭都盛到自己碗里,挑衅般望向慢了她一步的阿瑟斯。

    哼!

    要是这家伙不来抢的话,炒饭明明够吃的!

    阿瑟斯:“……”

    他说服自己不和这小女孩计较。

    姬瑾荣自然不想卡洛琳饿着。他出来打圆场:“大人,你刚刚找回一点胃口,突然吃太多不好,肠胃会不舒服的。”

    阿瑟斯转向洗碗池,把手里的空碗放了进去。他望向姬瑾荣:“和我到外面走走。”

    阿瑟斯眼睛里写着“我有话要对你说”。

    姬瑾荣乖乖跟着阿瑟斯出去。

    两个人走出厨房,天已经暗了,天边出现了小小的、弯弯的月牙儿。深蓝色的天穹透着几分难言的静谧,只有几颗星子散落在上头,时不时发出一闪一闪的微弱光亮。

    姬瑾荣说:“阿瑟斯大人,您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阿瑟斯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喜欢姬瑾荣喊自己“大人”,也不喜欢姬瑾荣对自己使用敬语。

    他说道:“莫尔说改天带你去见他的老师。”

    姬瑾荣知道自己肯定能见到莫尔的老师,但没想到这么快!

    他面带欢喜:“真的吗?”

    阿瑟斯说:“你知道莫尔的老师?”

    姬瑾荣:“……”

    姬瑾荣老实回答:“我不知道,但我早上听见莫尔先生的话了!他说他的老师研究出了治疗瘟疫的药方。我和弟弟他们出发前见识过瘟疫的可怕,所以听到有人能战胜瘟疫的时候我非常高兴——我非常景仰这位厉害的前辈,如果能见到他我自然很开心。”

    阿瑟斯见姬瑾荣面色诚恳,知道姬瑾荣说的是真心话。他说:“等莫尔和他老师商量好时间就会过来找你。”

    姬瑾荣喜道:“好!”

    阿瑟斯凝视着姬瑾荣含笑的脸庞,心情不知道为什么也好了起来。这种心情让他有种强烈无比的熟悉感,好像早已经历过千万遍。而再次体会到这种感觉的时候,他被寒冰封冻的心脏仿佛一下子活了过来,每一个角落都带着暖融融的灼热热情。

    这种陌生的感受让阿瑟斯有些手足无措。

    阿瑟斯几乎是落荒而逃:“我先回去了。”

    姬瑾荣呆了呆。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刚才阿瑟斯的耳根好像微微泛红?姬瑾荣把刚才的对话反复回忆了几遍,没发现有哪句话不对劲——这家伙耳根红个什么劲啊!

    *

    丰富多彩的一天落下帷幕。

    姬瑾荣做了两个可以拉动的活帘,将三张床单独隔开,给卡洛琳相对独立的空间。这么住着其实还是不太方便,但姬瑾荣不打算在这个地方待太久,所以也不在意这点小事儿。

    第二天姬瑾荣一大早醒了过来。

    卡洛琳和老罗伯特都还没醒,姬瑾荣走到外面活动了一下身体,转向厨房搜寻适合做早饭的食材。

    找魏霆钧的事还是没有着落。

    卡洛琳已经打听过如今的局势。论实力的话,威廉公爵和自由军首领都非常强,也都是有能力“改变时代”的人。自由军首领埃里克比较年轻,对敌人冷酷狠辣,对底下的人和平民却十分仁慈,很多人都暗暗盼着自己所在的地方被自由军占领。

    相比之下,威廉公爵就显得无情许多,不管是对自己人还是对敌人都冷漠无比。

    据说在威廉公爵眼里,不管是贵族还是贫民,都是卑贱的臭虫。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他把一批人变成了“瘟疫源”,将他们悄然驱赶到被称为“英雄之城”的何罗堡里。

    何罗堡是帝国的首都,曾经是帝国最繁荣的地方。

    如今由于瘟疫和战争,何罗堡已经变成了“死亡之城”。

    这只是威廉公爵的“丰功伟绩”之一。

    姬瑾荣知道魏霆钧以前做过类似的事——虽然手段没有这么阴狠残忍。他心里隐隐有些忧心,如果这位威廉公爵是魏霆钧的话,他该怎么将他从这种可怕的状态里拉回来?要不想办法加入自由军,把这家伙打得落花流水?

    姬瑾荣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点凶残。

    他是一个善良的、温和的好人来着。

    唔,就这么办吧!

    要是到时确定威廉公爵真的是魏霆钧,他就把人捞出来带走——给他点时间,想做到这一点应该并不难。

    只是到时候可能得多花点时间把人哄好而已。

    姬瑾荣打定了主意,心情舒畅得很。

    到了厨房,他瞧见大个子在那里削胡萝卜。

    听到脚步声,大个子手一抖,手里那根胡萝卜掉到了地上。

    姬瑾荣笑眯起眼:“这么早啊。”

    大个子说:“早早早!”

    姬瑾荣说:“你喜欢吃胡萝卜?”

    大个子不好意思地说:“昨天你说晚上看不见东西可以多吃点胡萝卜,我向主管讨了一些……”

    姬瑾荣想起自己昨天好像确实和人提起了两句。他说:“嗯,还可以试试吃点肝脏。”

    大个子连连点头。

    姬瑾荣朝他笑了笑:“我要做早饭了,来给我打打下手?”

    大个子跑了过去,积极地和姬瑾荣一起忙活。其他人来到厨房时,厨房里已经飘出诱人的香味。

    屋外的阳光洒进来,散发着牛奶般的光芒。

    看着阳光里站着的姬瑾荣,有人忍不住小声感叹:“阿瑾简直像天使一样!”

    这句话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认同。

    他们都迅速加入到准备早餐的队伍中,有食物的香气作伴,厨具碰撞时叮叮当当的声音都像是美妙的乐章。谁都不愿意去想这样美好的日子还能维持多久,生怕惊扰了这一刻的快乐与宁静。

    阿瑟斯这一晚没睡好,一整夜都在做梦,醒来后却不记得梦里发生过什么。

    只感觉心底最深处有种刻骨铭心的感情像洪流一样奔涌而出。

    天还没完全亮透,阿瑟斯穿好衣服走到外面。

    他隐没在暗处看着姬瑾荣从房间里走出来。

    看着姬瑾荣走到厨房那边。

    看着姬瑾荣和人闲聊。

    看着厨房热闹起来。

    天气真的很好,阳光亮亮的,带着初春的微暖与轻凉。

    阿瑟斯听到了有人说出的那句感叹。

    他们说,阿瑾简直像天使一样。

    阿瑟斯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只见姬瑾荣整个人像是会发光似的,在明媚的阳光里闪闪发亮。

    天使算什么。

    阿瑟斯想。

    传说里的天使那么多,他的——

    阿瑟斯脑袋有一瞬的停滞。

    他的什么?

    ——他的什么?

    是了,从见到这少年的那一刻起,他就莫名地觉得这小小的少年是属于他的。

    这是属于他的少年。

    传说里的天使那么多,他一眼便喜欢上的少年却只有这么一个。

    所以,天使算什么。

    阿瑟斯目光转深。

    他不是纯情少年。

    他是一头狼,一头恶狼。

    当恶狼盯上了猎物以后,是绝对不会轻易放手的。

    在这一刻,阿瑟斯确定了一件事。

    他要得到这个少年,不管付出多少代价!

    *

    姬瑾荣对阿瑟斯的到来和离去都一无所察。

    他为阿瑟斯准备完早餐、犒赏完自己的肚子,把卡洛琳和老罗伯特的“工作”都安排好。人要是闲着,免不了会胡思乱想,没病都会想出病来,所以姬瑾荣不打算让老罗伯特呆在房间里发呆——他让老罗伯特去图书馆查些医学有关的书,挑选一些有用的回来——如果不让借的,就在那儿把它们抄回来。

    老罗伯特听到自己有帮得上忙的地方,顿时精神抖擞地出了门。

    卡洛琳抿嘴直笑。

    等老罗伯特走远了,她对姬瑾荣说:“还是哥哥有办法,要是不给爷爷找点事做,我真怕他出事儿。”

    姬瑾荣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了,你也‘工作’去吧。”

    卡洛琳高高兴兴地说:“遵命!”

    姬瑾荣刚把老罗伯特和卡洛琳都“派”出去,莫尔就找了过来。

    莫尔脸上还是有几分倔傲,但语气已经好了很多:“你说的那些东西很不错,我和老师简单地说过了,老师他想和你聊聊。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现在就和我去拜访老师吧!”

    虽然这具身体比莫尔年轻,但姬瑾荣的灵魂远比莫尔要年长。了解了莫尔的品性之后,他完全是把莫尔当个可爱的晚辈看待,脸上的笑容不由真切了几分:“我哪有什么事,这就跟你去。”

    莫尔被姬瑾荣笑得晃了晃,莫名地觉得今天的阳光真是亮得刺眼。

    莫尔哼了一声:“那就走吧。”

    他扬起漂亮的下巴,一副还是瞧不起姬瑾荣的模样——

    但他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往姬瑾荣身上瞟。

    完蛋了!

    这家伙真的长得太好看了,连他都移不开眼!

    这样下去表哥一定会喜欢上他的!

    莫尔忧心忡忡地想着。

id_6广告位-608*250
id_5广告位-6080*250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
id_7广告位-580*90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id_4广告位-300*350
id_3广告位-300*120
返回顶部